首页  »  近亲乱伦  »  继母的服务
继母的服务

范围工藤刑事科长正在准备办理退休时,从桌子抽屉里看到了一份材料。

工藤取出这份材料,使他感到非生气,他皱着眉头地想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件呢。特别的使人感到烦恼。

那件是五年前的事。

(水岛。马尤米,已婚,年龄25岁)是从情书开始的。

被害人马尤米是在一流的贸易公司任秘书。在那里和比较了解的水岛友彦部长经过热恋,最后拮婚。友彦年30岁,婚后双方都感到很幸福。

友彦前妻生了一个男孩就离开了人世,男孩名叫直也,是年老的父亲一手带大的。这佰男孩聪明活泼。很快就成长起来。

马尤米新婚旅行回来的第二天夜里,不愉快的事终于发生了。那天夜里,风雨交加,使人感到非常恐惧。她穿上睡衣坐在镜前面,马尤米从镜中看到自己丰满的前胸,和这种睡衣缝制方法打出了满意的笑容。丈夫友彦出差不在家。一个人在家感到不安,婚后还是第一次丈夫不在身边。孩子直也是睡在二楼。

这时,寝室的窗户巴达一声被打了,下意识的叫了声直也。

“妈,马尤米小姐,我……我……”直也一直叫她是马尤米小姐,他知道她不是他的亲生母。一次也没叫过她妈妈。马尤米对此感到很伤心。

“直也君,怎么啦……是大风不要怕。”马尤米笑着哄着他说。

“……嗯,我不怕呀。”

直也,充满著天真的孩子气离开他寝室,向马尤米的寝室走去。

马尤米很想和直也较亲近,两手去抱着直也。马尤米心想好容易才有这样一个好机会。

“已经不怕啦。妈妈来抱抱。”马尤米一边去抱一边说著。

“马尤米,不知为什么,她的呼吸有些急促,妈妈喘气……”说著马尤米张开支臂抱住直也。

在那一瞬间,直也的手伸向她大腿里面,是女人保护区的地方。她想这可能是无意碰上的吧。

“啊啊,呀,什么东西,停下,快停下!”

马尤米把直也的手推开,因为她想顺便一推就可以办到,也没精神准备,这个期间,直也的手指粗暴的插入到里面去。

“唉,有话说,啊,啊,啊,不要,不要呀!”

马尤米极力抵抗,这时两个人已经倒在地毯上。脱掉她的短裤,露出了非常有肉感的下身。直也始终不说话,把小指往里插。

“啊,啊,呀,依呀……”

他继续用力刺激她的排泄器官,和男人做爱没有固定的地方,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和女人干这种事。

直也停下来,他的手从马尤米身体的阴部拿出来。

“为什度做这种事……不行。再不要干那种事了……”马尤米非常难堪的说。

可是,直也像没听见马尤米在说什么。完全不以为然,此时他的视线一直瞧着爬在地上那棵体的马尤米。视线一直瞧马尤米的腰部和双臀处。

他的视线看着马尤米裸体,淫欲之火燃起来了,也不再是个幼稚的孩子了。是成熟男人的眼睛。

“直也君,我是你的妈妈呀,混蛋,你不能干这种,知道吗!”赤棵的马尤米从直也的手中把裤袜拿过来,一边穿一边说著。

“夫人,你真好,玩玩屁股吧。”直也一边说著,再一次看爬在地上的马尤米。

马尤米急燥不安。在这时直也像他父亲一样,也没有一点孩子气,用成人的态度来对待马尤米。让马尤米进去化妆上耳环,把紧裤脱下来。

开始,马尤米是漂亮的年青母亲,现在的直也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。

直也那里也不去。

“对不起……去作吧……”从他的眼睛里,看出他淫欲之光。像他父亲那样。

“怎么还不动,讲啊!”直也又一次地向她说。

马尤米玉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,直也也不理她。

“直也君,等一下可以吗!”说著,马尤米接过来直也给她倒的一杯饮料。

马尤米一边喝一边说“谢谢直也君”。

“照他说的作吧,不是什么坏事情,依然是好孩子。”自己在心里说。

实际上,这不是什么不遵,直也把马尤米只当是继母。

看了她的阴部,看了她的奶子,也干不了什么。像似忘了刚才发生的事,马尤米看着直也笑了。

“谢谢,非常有趣。”

马尤米一边说著,一边站了起来。

马尤米一站起来觉得精神恍忽。

“啊呀,这是怎么啦。”

“没什么,方才喝的药。”直也的态度一下子改变了。

马尤米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相信直也说这样的话。

“直也君……”

在马尤米的眼前,像死了鱼的眼睛那样,没有神,凶狠目光射向马尤米,直也淫欲之火燃烧起来,看着马尤米的脸笑了。

“什么安眠药……你作什么……”

“夫人,你很漂亮,我看见漂亮美人就想玩玩,从我看见夫人时,就想玩你。”直也突然起来扑向她。

“你说什么,我是你的妈妈呀,混蛋,怎么做这样的事呢!”

“不管你是不是我妈妈,我想玩女人,我就玩你这年青女人,你非常漂亮,体型又好,让人有性欲。”

马尤米听了直也的话,感到绝望和恐布。他强烈淫欲脸色,马尤米想到他要做什么。说要用绳子把身体缚起来。

直也拿着绳走到马尤米旁边,把她的手背倒后缚起来在胸前也用绳子缚起来。

“真是好体型,用绳子一缚,两个奶子特别大,又白又嫩,慢慢欣赏著。”

直也看着马尤米的面孔说好,用手把它握住,看到此时的马尤米,全身一丝不挂,自己感到非常难堪。

“直也君,你怎么这样混蛋呢,用绳子捆我呢?”

被缚起来,失去了自由,全身颤抖。

“不要吵,夫人,我今天晚上和你好好玩玩。”

女人白嫩的手,她那丰满的乳房,实在好玩,于是他用手拍打着他两个奶子。

“不要啊,直也君,不要打呀,呀,依呀。”

“这样玩你,有什么感受呀?”

“不要呀,停,快停手,不要这样,我会告诉你爸爸的。”马尤米叫喊著。

“爸爸不会相信的,爸爸只信我。”

直也说的是合情理的。

马尤米想直也在父亲面前,是好学生,丈夫能不信吗?她想着,越发感到害怕。直也的手还不停的玩弄着她的两个奶子,太好玩了。

“很好夫人。我说什么事,爸爸都会相信的。”

此时,奶妈时江来了。快八十岁的奶妈时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用眼看着此情此景。马尤米决心求时江来帮助自己。奶妈时江反对尤米这个女人的婚事。马尤米对奶妈没有好印像。直也也认为她不是个好女人。可是,现在说这样的事已经过时了,已经无可挽回了。

“干什么呀,快点停下来……把绳松开……”马尤米精神幌忽的哀求着。

可是,时江对她的哀求似乎没听见。

“大少爷更用力的玩弄,用手指玩她奶头,对,对,大少爷。”

不相信时江亡说这样的话,水鸟家找了这样的人教育和抚养他们的儿子。

“啊,啊,痛啊,停下,不要啊!”

一边拍打她奶子,一边用指头捏她最敏感的奶头,马尤米痛哭叫喊。

“你不说说他,啊,啊,快说说,时江夫人。”

“哈哈哈,夫人,大少爷玩玩你伯啥,你是成年的漂亮女人,两个男人玩有什么呢……哈哈哈。”

马尤米看着时江的脸色愕住了。

上中学男孩子和成年的女人玩玩,没什么吧。

“不行,这样的事绝对不行,直也君,快停下,我是你的妈妈,混蛋!”

“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,不能让爸爸一个人玩你。”直也一边玩着马尤米的奶子,一边看着时江的脸色满足的笑了。

绳与绳之间暴露出马尤米的两个大奶子,直也细嫩的手迅速的揉搓著。

指尖一捏她的奶头,马尤米出现了敏感的表情。

“就这样,大少爷。女人的奶头最敏感,哈哈哈,感觉怎么样,夫人,这样玩你很喜欢吗?”

“说实在的,还是这个女人好玩,够味。”

直也一边用指尖抓她的奶头,一边兴致勃勃的笑着,他那像野兽一样的眼睛闪闪有神,脸上显露出凶狠的表情。

“呀,不要啊,啊啊,不要啊……”

马尤米的叫喊,直也似乎没听见,手也不停,继续玩弄她的奶头。

“就这样,大少爷不要老用手玩,用手玩她一个奶头,再用舌头舔她另一个奶头,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咬她的奶头。”

直也听他奶妈说让他用另一个方法玩她的奶子,就用咀玩马尤米又白又大的奶子,由于太白太大的刺激,直也此时似乎失魂似的。一边吃着,而另一支手用力的揉她的奶子。

“啊,啊啊,呀,不要……直也君,不要啊,快停下……”

马尤米的奶子,全都像烧起来那样热。她的奶子被直也吸住不松口。直也充分感到她的奶子越玩越有趣味。确实有性感。

“你看她下身了吗?”

直也用手抚摸著马尤米那肥胖而结实的屁股。

“知道了吗?大少爷,现在你马上玩她吧。”时江用手拿绳子把马尤米左脚捆上,捆了又捆。

“呀,作什么呀?”马尤米悲愤的动着身子。

时江怕她反抗,用手按着她屁股,直也两手拉住她双腿,不让她动。时江把捆住的左脚,吊在天井的横梁上,用力往上拉,马尤米左脚开始吊起来。

“呀啊,停手,不要再升了!马尤米这时无力反抗,又哭了起来。

“哈哈哈,夫人,怎么样,大少爷玩你,还感到委屈吗?”

“不要干那样的事,不要,不要啊。”

“你没想到我这么大岁数的老婆子有这么大力气拉绳子吧。”

“咦,不要,把,快把脚放开。”马尤米一边哭着,一边奋力反抗。

可是,马尤米左脚已经升起来,而右脚也开始离地。把她的两个大腿亮起来,看着那雪白大腿感到舒服极了。

“咦,依呀,不要,快停下来!”马尤米有生以来,还是第一次哭的这样惨。

时江等马尤米腰围浮起来时,用绳子把屁股也勒起来。这样一来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能不说是太残忍的姿势了。

“啊,大少爷,展览一下,这样女人的秘密他都可以看到了。”时江叫直也要他把马尤米的右脚拉下来。直也一边玩弄她的丰满两侧屁股蛋,一边看她有什么反应。

“呀,不要看,不要看啊!”马尤米哭着叫道。

直也不管马尤米哭不哭。

“唉呀,女人真有趣。”直也说著又摆弄她裸体到处察看。

“呀,不要看,那个地方不能看啊!”

马尤米注视著直也的视线,看他看那个地方,疼痛万分,女人羞耻的怒火烧遍她全身。

“怎样,夫人,生孩子也不能这样啊,哈哈哈……”时江恶意的说著,而她的手在马尤米的大腿里面用力捏著。

“咦依,干什么,不要!”马尤米哭的要昏过去似的。

“大少爷,好好参观一下吧。像这样的小穴,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。”

“嗯,知道啦,是这里吧。”

直也开始用指尖往里插,后来用力把指头全插到里边去。

“依,不要,不要碰呀。”

马尤米的身体颤抖,难以忍受,自己觉得自己是直也的母亲,被这样玩弄,感到是一个女人的耻辱。

“这个女人已经湿了,是从她穴里流出来的。”

“哈哈哈,没关系,这是很正常的事,大少爷真是个好手。”

直也一边看马尤米的穴,用一支手把手指插进去。时江说著露出了笑容。直也什么也不管,一个劲的往里插,觉得手指太短似的。

“啊、慢点,再慢一点。”马尤米哭着向直也哀求。

“你被玩得高兴吗?流出来的浪水有什么感受?”直也说,流出来好像果汁,但他指尖还继续在阴道摇动。

“混、混蛋,什么你都说,直也君,我是你的妈妈呀,不要呀。”马尤米用全身气力的叫着,拚命的把双腿闭上,可是一支脚被吊了起来,怎么也闭不上。

“不必担心。我要好好玩玩你。”

直也在马尤米的肉体上用力的捏著,直到把肉体捏著为止,然后向时江那里走去。

“直也看你那充血的眼睛,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。”

“是的,哈哈哈,大少爷,这这样玩女人还不高兴吗?”时江似笑非笑说著。

直也的手继续玩她的肥大屁股。

“依,啊,啊,啊啊。”

马尤米的屁股剧烈疼痛,觉得屁股上的肉像刀子割下似的。直也的手指又去玩弄她的屁股沟和小穴。

“唉,那个地方,不要,不要,不要呀。”

他看着这些地方,一巴巴打着那肥胖的屁股上的肉。

“这样好的屁股眼还没见过呢。”

马尤米难堪的反抗也是无济于事,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“呀,住手,把手拿开!”

直也这时强烈性欲要求,一会儿把手插到她穴里,一会又插肛门里。

用力的抽出来,插进去,而马尤米随着插动而一收一缩。

“那里不要,不要,不要碰……”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身体的一点上。

感到气愤、耻辱。

“哈哈哈,夫人的屁股眼很敏感,大少爷,这个女人的屁股眼不一样吧,是不是别有风味?”

“为什那样狂妄啊,啊,啊啊,不要,把手拿开。”

“夫人的屁股眼真好啊,它是供我玩乐的呀。”直也一边用指尖插动着,一边用兴奋的口气说著。

“啊,啊啊,不要碰啊。”马尤米感到像肉棒的东西插进去似的,又哭起来了。直也的手指越插越深。

“可怕呀,把手指拿出来。”

“呀,手指,不要把指头插进去。”手指插到穴里,直在感到难以为情,马尤米无意的收缩她的肉壁,一动一动的。

“啊,啊。”里边一动,马尤米张开了咀开始呻吟起来。

直也,激功来日抽动他的手指。

“大概,现在要玩肠了吧。”

“直也!你说什么我不明白。”

“夫人,大少爷要给你洗肠,把药放入夫人的屁眼里给你洗肠。”

“那……不要啊,不要啊……”马尤米气的好像似疯了似的。

时江看到直也的手把若里塞林液装入肠乃器里,马尤米放声的哭起来。

“起初,装满准两百毫升。”

“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,总想给她洗肠,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给她洗肠的机会。”直也一边说著,一边用颤抖的手拿着洗肠器。

“什么是洗肠器,混、混蛋,畜牲!”

看见玻璃制的洗肠器上散出独特气味,马尤米开始颤抖、感到恐惧,恐怕从洗肠器的尖瑞往里推若里塞林液。

“怎么样,往里放,大少爷,夫人的身体怎样姿势合适呢?夫人,给你洗肠,你很高兴吧。”

“讨厌,你说什么呢,我给她洗肠,给她好好的洗洗。”直也慢慢地起洗肠器。

管子尖端给马尤米插到她的屁眼里。

“不要,不要啊,痛啊,痛啊。”

“第一次洗肠感受怎?样”

管子的尖端,插入再插入马尤米刚刚开苞的柔软小穴里。

“混、混蛋,什么事你都能作出来,啊啊啊。”

“这是第一次吧,近可以吧。”

直也觉得很的刺激,没想到这种事来自于孩子的手。他的这种行为,马尤米看到一个性变态的人。

“不要,不要,不要洗肠,不要……”被洗肠的马尤米大叫着。

什么不要,你……回答著。马尤米闭着眼,咬著牙。直也开始往里推。

“啊,啊啊,啊唷……”马尤米咬著咀唇,哭泣著。

屁股旁边的肉,像似有什么东西在那震动,现在只能在心里反撞直也。

“如何,感受还好吧。像你这样的女人洗一次肠多好啊。”

直也看着闷闷不乐、正在哭泣的马尤米,一边拿着洗肠器往里推。

“下流,下流,啊啊,什么,进去了,进去了……”

“唔唔,不要进去,不要进去呀。”马尤米知道推进去的是若里塞林液,又开始哭了。她想到男和女一接触就是干这种事。

时江一边看着直也用手往里推,一边看着马尤米下腹剥得光光的小穴。

“是呀,夫人,我教给你是洗肠技能,还舒服吧。”

时江说著,直也一边推一边休息,只推进去一部份。

马尤米张开嘴激怒的哭着。

“还往进啊,啊,啊唷。抉快停。”马尤米低着头请求着。

“快,快……只能这样。我只能这样作。”直也把管尖又往里推了推,又推进一点。

“唔,唔唷,厉,太厉害了。”马尤米像半疯似的吼叫,全身都出汗了。被吊起的左脚,脚趾往里抽。

“夫人,不管你怎样哭,还得照样的玩呢。”时江这样说著。

推进去的若里塞林液开始咕噜咕噜进入了下腹。

“唔,唔唔,没洗完肠吗,啊,啊啊……”时江咪咪的笑着,还没在生效力呢。到时从下腹到奶子那里反应更加强烈,更有更高的快意。

剧烈的痛像似拉便,切切的要便。第二次循环完了事,将更加猛烈的要去拉便。

“啊,啊,什么呀,难,难受啊……”

想到害怕大便结果,从马尤米丰满的屁股流出来。

“不要,你是干什么呢,这里都流出来了……”直也手推著那个管子,笑着。

“嗯……马尤米,喜欢洗肠,洗完肠精神多好啊。”

“是啊,她愿意让君给她洗肠,像头母猪。”直也一下子把若里塞林液都推进去了。

拔出了洗肠器的同时,时江用指尖给她堵上。又开始玩马尤米的小穴。

“啊,啊,不要,不要碰啊。”

“不要碰,你还挺著吧。”

时江残酷的用手指往里插。

“唔唔,难受啊……不要啊。”

“不要,快把绳,把绳子拉开。”

马尤米哭泣著喊叫,全身开始阵阵痉挛。

“大少爷,你的作法狼,不要太快了。”

时江用手弄著马尤米的脸,她想趁此把腰弯下,吊在上面的左脚仍然是那么放著。他的样子,像狗把一支脚拿起来一样的姿势。

“啊,这是什度样子……”马尤米十分狼狈了。

直也又去玩弄她下身流出来的东西。

“哈哈哈,夫人,大少爷,男人和女人玩的时候,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“依,不要干那种事,不要!”

直也明知道是玩弄她的肉体。马尤米实在难以忍受。

“呀,不要啊,他是我的孩子呀,怎么能那样玩我呢?”

马尤米激烈的摆动,拚命的活动自己的腰,又有急切的便意。

“不是亲孩子,夫人和大少爷不是一个血统的人,哈哈哈……大少爷玩玩你,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夫人的屁眼真好玩,知逍吗,你那小穴爸爸专用。”

“你的屁眼是我的专用。”

“什,什么……怎么能那样……”

“没关系,大少爷非常喜欢夫人的屁股眼吗?”

直也从后面抱着马尤米的腰,又开始玩上了。

“依,不要,不要玩屁股……”马尤米感到特别害怕。

马尤米觉得像玉子一样的东西,割著自己的肉,她绝望的想着。

“不要啊呵,畜牲,畜牲!”

“玩她的屁眼,我是最喜欢的,也很有信心。”

“呀,痛,太痛了,畜牲!”

直也像冒了火似的,用力往里插,插的越深越好。

“快点,往里进,往里进,让我尽情的享受,流出来呀,妈妈。”直也向妈妈说。

马尤米悲哭叫着,好像外面大风呼呼叫着。

第二天,马尤米很晚才起来。直也和时江也很晚才起来。时江到吃中午饭时,才起身。

“夫人,大少爷没什么事,他最喜欢给你洗肠,玩你几次屁股眼。”时江说这样的话,也不觉仍得脸红。

“大少爷说你调戏他一个晚上。哈哈哈,你明白吗?”时江威胁的说著。

时江的话是和直也商量好的。马尤米的话,友彦是不会信他的。马尤米听时江这么一说,就不知所措了,她不能不怕她丈夫,一这么想只好无言以对。今天晚上她丈夫友彦出差后回来。马尤米徘徊不走,心里也没有一个主意。还是看看她丈夫脸色再说,马尤米这样想着。她丈夫友彦进门了。首先向直也笑了笑,然后在马尤米的面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。直也好像在梦中似的,见了友彦什么也没说。友彦看着她的妻子总觉得精神有什么不对。

“怎么啦,马尤米那里不舒服吗?”

马尤米把脸转过去说没什么。

“你……”马尤米把脸转过去说时,直也舐著咀笑了。

“怎么啦,脸色这么难看。”

“没什么,只是稍有疲劳。

马尤米像似心不定,说还不说,勉强的笑了。怎么说那些事呢,直也洗肠,几次玩弄小穴,让马尤米来给直也献媚。

马尤米想到直也在威士忌里加药,那怎么可以呢,令人气愤。

“友彦,身体有些不舒服,腰有些酸麻,开始痊愈了吧。”

马尤米走进餐厅酒柜,直也跟着进来。

“妈妈我弄些简单的酒菜。”叫妈妈的声音,便装没听见。

直也咀里一边哼著小曲,一边拿着盘子走了。他完全像个魔鬼。看到这个天真活泼的孩子,说谁也不能相信昨晚能作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。直也手里拿着一根香肠,往站在那里的马尤米屁股上插,马尤米非常难堪。

“依,依呀,不要啊。”

“不要吵,会被爸爸听见。”直也一边说著,一边抚摸著马尤米的屁股。

“讨厌,我告诉你爸爸啦。”

“嘿嘿,不要说。昨天的事不能让爸爸知道。”

直也知道他爸爸正端端正正在那坐着呢,马尤米什么事也没和友彦说。

马尤米推开他的手,低声的反抗著,开始有些胆大了。

友彦在酒柜那地方看到镜子里的直也两手正抚摸马尤米的屁股。

“喂,唉……畜牲……”

马尤米像似没听见丈夫的说话,动着身子走出来。

“妈妈,菜真好吃。”

直也的手从后捏她的屁股。

“啊,呀,不要啊。”马尤米小声的说著,把直也的手推开。

“给爸爸看看照片吧。”

“这是昨天玩弄的记录,洗肠,玩穴时,时江用照像机拍的留作回忆。

丈夫看着电视里的球赛。直也一边低声的说著,一边抚摸著马尤米光着的屁股。

“不要,不要碰。”

似乎她丈夫没有看见似的。

“为什么光光的不穿衣服。在爸爸面前就这个样子?”

感谢你,嘿嘿,把你的屁眼让我干,脚还给你吊起来,妈妈。”

“不要,那是不行的,屁股不要……”

马尤米把大腿紧紧闭着,档著屁股想走,但又逃不出来。直也的两支手继续玩着她又白又胖的屁股。马尤米悲愤的想死。她昆得屁股上的肉好像用刀割下来似的。下半身的肉都在颤抖。大腿虽然用力闭上了,但从后面又把手插了进来。直也的手指用力往马尤米的穴里插。

“妈妈给我玩玩多好啊。”他的手指,开始一个手指,后来用两个手指用力往她那小穴里插,而且感觉得插的不够深。

“妈妈这是食的香肠,用这根香肠给你插进去有多好啊。”

他小声说:“妈妈把香肠给你插入屁眼里怎么样。”

直也拿了一根香肠是从煎锅里取出来,还热着呢。

于是把还热的香肠往马尤米的穴里插。

“啊,啊,热……”马尤米被热肠烫的又剧烈的疼痛鸡以忍受,咬著牙呼叫着。

“怎么啦,马尤米?”正在看球赛的丈夫友彦,走过来问。

“没什么,是煎锅里的油烫了我一下。

此时,把菜和酒拿到桌上。和丈夫一起就餐,马尤米心里非常悲愤,但表面装得很平静。

友彦完全没有怀疑的样子,笑着喝威士忌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妻子会被直也玩弄。

“我很高兴,我很感谢爸爸妈妈。”直也一边用天真活泼的音调说著,一边看马尤米的反应,用手把肠推过去。

“哈哈哈,直也。妈妈说直也是个好孩子,爸爸也就放心的工作了。”

“嗯,爸爸出差时,我非常听妈妈的话。”

到了晚上,友彦一上床就把马尤米搂来,把她衣脱光,要玩马尤米,和她亲吻。他把他粗大的舌头伸到她的咀里,用力往里伸,似乎要把她的咀咧开似的,马尤米用两只手紧紧地抱着友彦。

然后友彦开始抚摸她的两个又白又大的奶子。他像孩子吃奶一样,用咀轮流吸著,马尤米不时的发出娇滴淫欲之声,越发刺激了友彦。

友彦为了满足自己因出差而离开了心爱的妻子、不能与她亲热的损失,想好好过把瘾。于是他把马尤米的双腿分开,两只手的手指扒开她的穴,用舌头上下舔,然后把舌头伸进阴道里。

马尤米给丈夫这么一玩,不时的发出了“啊呀,舒服啊,快,快进去呀,我要,我要你那肉棒啊。”

友彦这时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激动,于是把马尤米的两条大腿给抬起来,把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肩上。两支手抱着她的屁股,然后友彦把自己像木棍似的肉棒往新婚妻子穴里插,友彦的肉棒在亚洲人来说是一般的二十四公分半、十米分粗。当一插进时,马尤米就叫喊起来,同时心想打后下去就得和友彦两父子搞掉两种不同的色情玩意,就不其然忧喜交杂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